设为首页|添加收藏登录注册
电视搜索


沙溢 这几年作品不多,因为水瓶座怕重复

2019年10月14日 来源:新华网 编辑:杨烨 责编:陈秀山

 

  上军艺时的沙溢。

  今年的国庆档,在众多上映的影片中有一部温情小品——《亲密旅行》,这是演员沙溢的导演处女作,他找来了大儿子安吉当男一、自己演男二。“大家都说,小动物和小孩是最难拍的,我也真是勇于挑战。”

  而在《亲密旅行》前,2019年还有一部热播作品里也有沙溢的身影,那就是电视剧《小欢喜》中的乔卫东。这个原本只是“友情出演”,为了陶虹饰演的宋倩母女做铺垫的角色,最开始只有八集戏份,但由于他的表演为剧情增加了很大的亮点,作为编剧的黄磊和导演商量后,直接把沙溢的戏加成了主演之一。

  记者采访当天,沙溢还因参加某综艺节目被赵薇夸赞演技自然而上了热搜。当记者问他演戏的秘诀时,他苦笑着,想了半天:“我就是搞这个的,研究半辈子了,其实我一直演戏都是这样的。”

  沙溢自导自演电影《亲密旅行》,带着儿子安吉一起演戏。

  首次做导演——

  连蒙带骗,把儿子吓哭却喊“好”

  《亲密旅行》讲述的是沙溢饰演的网约车司机沈童和安吉饰演的男男,带着一只名叫伽利略的小狗进行的一次奇妙旅程。第一次当导演,就挑战了高难度的“拍孩子”,沙溢一脸无奈,“不过好在,这孩子是自己的,比较听话,而且拍摄过程挺辛苦,有一些要熬大夜的戏,还有在山路上摔倒的戏,要是别家孩子,我还真不敢这么用。”

  其实早在三年前,电影投资方就找到沙溢,希望他导一部科幻题材影片,“我觉得我不行,还是得做自己有感触、有把握的东西。”所以才有了这部,沙溢参与剧本创作的《亲密旅行》。

  对沙溢而言,最大的压力除了导戏,更担心、害怕大家觉得他演得不好。“我特害怕最后观众一看,说‘他演得不怎么样’那就完了。”但他给安吉的表演打了满分,10分。可能很多人认为,父亲和儿子在电影里面表演类似生活中的片段,是件很简单的事情。但拍电影,要根据剧情设定还原剧本中的场景,而且一个镜头要拍很多遍,这对于小朋友来说,并不简单,尤其是片中安吉的几场哭戏。每次安吉痛哭流涕的时候,沙溢第一反应不是心疼,而是:太好了,哭出来了!

  “有一场戏讲的是安吉吃芒果过敏,躺病床上告诉我他没有爸爸。拍第一遍,他没哭,我觉得不行,还是要哭出来。我就想了一个招儿:因为这次拍摄,他妈妈全程都在,就那天没来,我就说赶快把这场戏拍了。开机前,我在安吉耳边恶狠狠地说了一句:安吉,你一会儿要是不哭,我就让你妈再也不回来了!安吉眼圈立马就红了,一把拉住我的手,哭得可好了。”

  《小欢喜》剧照。

  《小欢喜》——

  那句“英子开门,爹地”,原来是忘词了

  不久前的热播剧《小欢喜》让沙溢收获一大波好评,大家纷纷表示,乔卫东这么个中年“油渣”角色,如果不是沙溢来演,恐怕不会这么讨喜。而那句“英子,开门,爹地”的经典台词,不但被网友们做成了表情包,也是剧中几位小演员最爱模仿的桥段。但很多人并不知道,那场戏,其实是沙溢忘了词,临场编出来的一句。

  剧中,沙溢饰演的乔卫东和黄磊饰演的方圆是一对无话不说的好朋友。但沙溢其实是黄磊的学生,“我跟海清是一届的,都是黄老师的学生,他们是电影学院97班,我是解放军艺术学院97班,我们班跟他们班是交换生,总去他们班,我对黄老师一直都很尊敬。再加上导演汪俊之前和我老婆胡可合作过《如懿传》,也是我很喜欢和尊敬的导演。而且合作的海清、陶虹,全是好演员,这样的剧组为什么不来呢?”

  沙溢和陶虹在《小欢喜》中饰演一对欢喜冤家,两人因为离异,所以关系微妙,也因此,陶虹饰演的宋倩对女儿极为看重,表现出来的就是管得严。而沙溢饰演的乔卫东就成了女儿英子情绪上的一个宣泄口。“我经常听说,好多孩子心里话宁愿跟楼下卖汽水的大爷说两句,都不愿意跟家长说,我觉得就是在孩子成长过程中缺少陪伴和沟通,所以我现在就是尽量多陪孩子。”

  而生活中的沙溢则有一位严父,“我父亲一直奉行棍棒底下出孝子。”这样的教育模式也影响着沙溢的教育理念。但在演了《小欢喜》以及自导自演的电影《亲密旅行》后,沙溢在教育方式上有了很大的改变,“柔和了很多。比如我现在已经开始玩游戏了,以前觉得那都是玩物丧志,我也让孩子玩。”

  《武林外传》剧照。

  情景喜剧!

  《武林外传》火了,他却在跑龙套

  沙溢成名是因为那部火遍全中国的情景喜剧《武林外传》,而这部剧的导演尚敬也是他至今最感恩的人。其实他们最早合作的作品是《炊事班的故事》,那也是他大学毕业后,拍的第一部正经作品。

  “一拍就是三部,最后一部还是在《武林外传》之后拍的,然后还有《都市男女》《健康快车》。其实《武林外传》这些演员跟导演至少都合作过两三部作品,最多的就是我。”

  对尚敬最深的印象,沙溢说就是脾气大,“我很害怕他,他一喊我就忘词,我那会没拍过那么多戏,也没那么强悍的心理支撑。其实有的时候他也不是冲我喊,可能是跟道具、灯光或者别的部门喊,嚷嚷完了说:好了,你准备开始。接下来第一句是我,我就‘对不起,导演,我忘词了。’”

  《炊事班的故事》剧照。

  但这些都无法阻挡沙溢对尚敬的感恩,感恩其对自己的培养,“拍《炊事班的故事》第一部时,我还挺较劲的,很青涩。他看我对于表演、对于喜剧没有完全放开,但觉得我还是一个可造之材,所以愿意一直带着我。《炊事班的故事》后又去上海拍了《都市男女》,我才慢慢自信起来。”

  尚敬曾在采访中提到,他对沙溢的第一印象特别好,“那会儿他刚从军艺分到空政,每天笑呵呵的,一看就是一个阳光明亮的小青年。我对他印象很深的就是他很刻苦,当时他和其他老师合作小品,每天戏排完,他还在那琢磨角色,也是因为这个缘由,2002年筹备《炊事班的故事》的时候,我找他来演帅胡。”

  而在2006年上半年,《武林外传》播得最火的时候,沙溢却还在另一个剧组跑龙套,“我可不是帮忙跑龙套,我就是去演一个龙套。那个时候没有发达的新媒体和自媒体,不像现在一夜之间一个人因为一部作品就红遍大江南北,我大概都过了两三年,才陆陆续续接到演主角的邀约。”

  无论演白展堂时还是如今,始终伴随着“减肥”二字。

  无论演白展堂时还是如今,始终伴随着“减肥”二字。

  校草?减肥?

  进军艺时180斤,每天都饿着演白展堂

  在沙溢的微博里搜“减肥”两个字,最早的一条要追溯到2011年,而这个词,一直都是沙溢的痛点,但并非他人到中年才遭遇的瓶颈。

  前一阵,沈腾曾在采访中直言“在军艺论校草,沙溢从来没是过。”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,沙溢还半开玩笑地说,当初因为觉得自己长得不够好看,所以都没敢考北京电影学院。其实,他在军艺时,就曾因为体重,被老师以鼓励的形式安排当上了芭蕾课代表。沙溢说,刚入学的时候,体重曾达到180多斤,别的同学休息了,他还要穿着减肥裤去跑步,“男同学里只有我穿减肥裤。”上学期间,最瘦时保持在122斤左右,“拍《炊事班的故事》第一部,就是我刚离开学校的时候,也是我最瘦的时候。”

  后来演《武林外传》里的白展堂,沙溢最痛苦的还是减肥,“拍戏之前确实挺胖的,脸都是圆的。导演找我谈话,说你一定要减肥,因为白展堂一定要帅。”全剧组的人都知道沙溢要减肥,每次沙溢一进食堂,刚一排队,所有人都跟沙溢说:减肥啊,脸又胖了。“菜我就只敢盛一点,其实我已经饿得不行了!”

  导演尚敬还曾经爆料,当时因为《武林外传》是在北京郊区的山上拍的,饮用水和生活用水都是山泉水,全组人多多少少都因为水土不服闹肚子,只有沙溢没事,“而且沙溢还好几天都不去厕所。”

  “最可气的是,演李大嘴的姜超当时被导演要求增肥,我这不能吃,他得使劲吃,还老气我。他宿舍住一楼,总拿着奶茶隔着纱门看我在院子里锻炼,还没事问我累不累,把我气的!”

  沙溢走到哪里,似乎都自带“笑声”。

  看见我就笑,是好事

  有人说,只要沙溢站在那里,不用说话、不用动,就能让人笑出来。“大家对我有这样的感受,也是来源于我最初的那几个作品,《炊事班的故事》《武林外传》……对那几个喜剧角色的印象比较深刻,而且这两年我节目上得比较多,这种印象可能会更深刻。这是好事,大家喜欢我,总比不喜欢我好,我挺高兴的。”

  而作为演员,让观众一看到就想笑是优势也是劣势,“优势就不用说了,有的时候,可能明明没有那么好笑,但观众一看见你,还是哈哈大笑。劣势可能就是演悲剧时,观众还在笑,那你们也太不善良了吧?”沙溢说。

  步入四十岁的沙溢说,现在是最好的阶段。

  男人四十啊,一枝花

  今年,沙溢已经41岁了,都说中年女演员有年龄危机,那男演员是不是同样有这样的担心呢?“男人四十一枝花,我正是一枝花呢,一点都没有危机。”“我觉得40岁,是男演员最好的阶段,有家、有孩子了,对生活、对爱的理解,对朋友、对周围事物的理解和心态都已经很成熟了,不较劲了,也平和了。而且,40岁的男演员,在精力和体力方面也是最佳状态,需要40岁男演员更多地去展现自己的魅力。”

  两个月前,沙溢刚刚携手妻子胡可主演了话剧《革命之路》,定期回归话剧舞台,沙溢觉得这是演员对自己的打磨,他觉得很重要。“反正我是这样的,话剧舞台有这样的魔力,它就像是一座学校,定期都要回去打磨自己。”

  【新鲜问答】

  新京报:之前的《小欢喜》中,和陶虹的对手戏最多,合作下来有什么意料之外的感受?

  沙溢:没想到她是这么逗的一个女演员,早年看她演的《空镜子》,都是比较悲情的。真正在一起拍戏了,才发现她整个一喜剧演员,比我还逗,所以我俩在一块经常笑场,有一些现场发挥,跟导演一沟通,就变成创作了。

  新京报:在表演上还有什么企图心吗?

  沙溢:你看我近几年,在影视剧上作品并不是特别多,我一直想演自己觉得有兴趣的,不管从哪个方面吧。我是水瓶座,怕重复,特别希望能在某一个领域或者某一个角度开启我另一扇创作的大门。

  采写/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摄影/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xinhuanet.com/ent/2019-10/14/c_1125100381.htm

标签:

相关阅读:

他们正在说……
评论
表情 匿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