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|添加收藏登录注册
电视搜索


别让“葫芦娃”只剩传说 水墨剪纸动画需要继承

2019年05月17日 来源:新华网 编辑:王文琳 责编:陈秀山

  胡进庆上一次进入公众视野还是十年前的一则乌龙新闻,说他因为抑郁症去世,有网友以 “给葫芦娃爸爸寄张明信片吧”为名,发起活动号召向他邮寄明信片表达问候,让这位老人被“遗忘”二十年后重新唤起大众的记忆。只不过那儿之后,胡进庆旋即再度从公众视野“消失”。直到去世新闻传出,才让我们意识到,我们一再引以为傲的水墨剪纸动画早已成了绝响,有些记忆真的要消散在历史烟尘里了。

  胡进庆是创建和发展中国剪纸动画的杰出艺术家之一,堪称中国动画史上的大师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他与万氏兄弟、戴铁郎、特伟、钱家骏、严定宪等人一同开创了中国特色水墨剪纸动画,从《猪八戒吃西瓜》开始,《骄傲的将军》《人参娃娃》《金色的海螺》《渔童》《小蝌蚪找妈妈》等作品伴随一代又一代人的童年,与传统的动画片、木偶片构成了中国动画的三座高峰,在世界动画史上大放异彩。

  八十年代以后,胡进庆又创作了一些作品,最为知名的非《葫芦兄弟》系列莫属,这一根据民间文学《十兄弟》改编的极具中国传统神话色彩的动画片,成为了70后、80后的共同回忆,也成为这几十年来难以超越的中国动画经典。只是近年来,随着欧美特别是日本动漫的流行,中国传统的动画逐渐式微,水墨剪纸动画被迅速边缘化,取而代之的是《喜羊羊与灰太狼》《熊出没》等去掉字幕、配音就分不出原产地的东西。

  按照现在的观念,被市场冷落的肯定就不是精品,传统动画肯定也是这样了。事实恰恰相反,极具中国特色的水墨剪纸动画是一座无比丰厚的宝藏,值得后人多次挖掘。

  五十年代末期滥觞的水墨剪纸动画,虽然只有短短的二十多年的发展创作,但是对于传统的国画、皮影戏、剪纸艺术的传承创新可谓登峰造极。从表现手法、故事脉络、人物塑造上都值得细细品味,这才是现在提倡的工匠精神的真谛。

  就拿制作于1983年的《鹬蚌相争》来说,字典里对其解释就是依据《战国策》的寓言——“比喻双方相持不下,而使第三者从中得利。”到了胡进庆手里,成为了一个长达十多分钟的故事片。在水墨渲染的场景中,将渔翁、鹬、蚌置于水天一色的茫茫水面之上,给人一种天地苍茫命运无常之感,后面鹬蚌相争的过程,也有很多创造性的发挥,比如鹬为了引诱蚌,从水里捉住一条小鱼做饵,整个画面谐趣又充满传统的古典美。胡进庆独创的拉毛水墨,在动画中能够清晰看到鹬身上的羽毛、蚌的边缘,传达出一种生活的真实感。最后,渔翁抓住咬合在一起的鹬蚌,暗合了开头设下的命运无常的感觉。这种匠心独具的制作,放在今天烂大街的成语故事动画中,说鹤立鸡群都感觉褒扬得不到位。

  同样制作于八十年代的《葫芦兄弟》,在我看来是对中国水墨剪纸动画的一个高度总结,故事情节上对原作《十兄弟》做了升华,抛弃了“斗贪官、反昏君”的传统二元对立思维,改造成了一个适合少年儿童心理特点的历险故事,并且吸收了传统神话元素。蛇精、蝎子精、葫芦娃都是神话传说中有符号意义的事物,既能让观众体会传统之美,还能收获对于勇气、友情、亲情的认识。这样的创作水平,放在今天也是非常稀缺的,这才是真正的艺术。

  只是近二十年来,我们大踏步拥抱世界的时候,放弃了自己的优势。当年又有多少孩子,因为一个动画片的影响,走上了练习国画、了解皮影戏的兴趣之路,打开了书本去探寻中国传统之美、去寻找古典神话的精彩之处。在影视动画发展上,我们并未处理好现代与传统的融合问题,今天经济发达了、技术进步了,却再也做不出当年的精品了。

  我们也深知,水墨剪纸动画的衰微,有历史和时代因素,比如剪纸动画制作精细,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很难做到大规模的量产,难以满足市场需求。当年我国动画市场还未成熟,也没有一个市场化的运作手段保证从生产到播放的顺畅。同样的,皮影戏、剪纸等传统艺术也在不断萎缩,传承成为问题。在这个快餐时代,花几年时间来做一个动画,似乎是天方夜谭。

  但是传统需要传承,需要更多的有识之士发现问题、解决问题,重新振兴中国传统的水墨剪纸动画。不然,胡进庆等人凋零之后,真的就只剩传说了。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xinhuanet.com/ent/2019-05/15/c_1124494834.htm

标签:

相关阅读:

他们正在说……
评论
表情 匿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