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|添加收藏登录注册
电视搜索


《光》耗时三年让孤独症能够“见光”

2020年11月19日 来源:新华网

弟弟(左)最终理解了哥哥在音乐上的坚持。

导演的哥哥在片尾彩蛋中出镜。

文光对于音感理解有着超高天赋。

  聚焦孤独症患者的马来西亚电影《光》11月6日在国内院线上映,豆瓣评分高达7.5。这部现实主义题材影片是马来西亚青年导演郭修篆的长片处女作,先后经历5年筹备、约3年精心制作才得以上映。新京报记者专访影片导演郭修篆与男主角文光的扮演者庄仲维,请他们分享这部电影幕后鲜为人知的故事。他们都表示,很珍惜这次机会,因为在马来西亚创作电影长片的机会并不多。

  创作

  曾有过15和45分钟版本

  2015年导演郭修篆写完电影《光》剧本,当年年底开拍。次年做出初剪,但效果不太理想,于是郭修篆决定重拍。再次返工是2017年,马来西亚电影发行公司MM2看中了短片《光》,郭修篆也终于迎来了希望。2018年开始剪辑,再到2018年11月在马来西亚上映,电影《光》前后经历了约3年光景才得以搬上大银幕。

  在拍摄《光》以前,郭修篆是一位广告导演,他经常会接到客户的节日广告订单,客户的要求一般是不要拍成太商业化,最好是做出能揭露人间感情的几分钟短片。2011年,他正好想探索一下究竟能把短片拍成什么样,于是以自己患有孤独症的哥哥作为故事原型,制作了短片《光》。后来,从15分钟的版本又拓展到45分钟,期间他一直在练习拍摄技巧,并逐渐开始产生要将这个故事做成电影长片的想法。直到2015年,这部短片受到了很多电影节的关注,也得到了投资者的青睐。他觉得经过长久的积累,这部等候已久的处女作长片应该要“见光”了。“我们珍惜把这个孤独症话题做成电影的机会,对社会也是有帮助的。”

  表演

  等角色8年,表演不浮夸

  片中,庄仲维饰演的哥哥文光是一名孤独症患者,在他的母亲过世后,弟弟履行了自己对母亲的承诺,18年来一直都不曾离弃文光。由于文光无法集中注意力和正常社交,找不到稳定的工作,弟弟便一个人扛起了两人生活的重担。然而文光面试屡次失败,甚至因为收集玻璃杯的怪癖惹了许多麻烦,弟弟既气愤又无奈。偶然一天,弟弟推开房门才发现,原来哥哥的怪癖背影后闪耀的音乐天赋,他终于理解了哥哥的坚持。

  影片《光》的前身是一部短片,从那个时候开始,导演郭修篆就告诉庄仲维这部电影会拍成院线电影,他听到这个消息就开始等待,一等就是8年。在角色塑造上,他认为《光》中的表演最大难度是如何呈现真实感,“文光这个角色给观众的感觉一定要非常真实,需要尽可能在有限的镜头前表达他的内心,我在角色上进行了一次调整,比起短片中的文光,现在的角色会有一些可爱、开朗的性格特定,不再是以往的沉重。”他说,这样的呈现让观众可以用更平视的眼光去看待孤独症这个群体,因为他们内心也有喜乐,也有可爱,也有自己的坚持。

  《光》的最后,是兄弟和解后充满希望的背影。庄仲维认为整部影片的基调就是简单、朴素,没有浮夸的成功,没有感天动地的倾诉,表达的就是最日常、最简单的兄弟情感。

  机遇

  《光》或将有中国版本

  郭修篆介绍,今后会给《光》做一个中国版本,里面的一些情节也会改成中国故事的模式。今年全球都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,基本上旅行已经成为一件奢侈的事情,现在生活也逐渐恢复正轨,他还想拍一些一大群人环游世界的故事,“下一部影片不想拍那么沉重的了,也希望下次电影不会再拍四五年那么久了”。

  郭修篆坦言,能在马来西亚等到一个拍长片的机会并不容易,因为是多元种族社会,马来西亚人只看马来语片,华人在马来西亚占的比重并不多,加上人口分散,也就造成了马来西亚本土华语电影的市场很小,很多华人会选择看海外的电影。基于这样的市场现状,郭修篆认为《光》是幸运的,“如果没有MM2的帮忙,也很难让观众看到这部电影。”而庄仲维也告诉记者,“演员很被动,我们还在等更多的机会”,自己拍了很多年电视剧才等到一部电影,在马来西亚能演电影长片的机会并不多,遇上了就非常珍惜,也希望以后有更多机会参演电影。

  花絮

  现实中的“哥哥”需要理解

  电影《光》中兄弟俩的故事,很多都来自于郭修篆与哥哥的真实生活。哥哥似乎永远是郭修篆人生中最有趣的那个人,从小他们一起长大,哥哥的数学、音感都非常好,但因为孤独症,他总会受到别人的欺负和歧视。“他和很多人不同,情绪上、心态上,都不一样。他经常离家出走,一遇到挫折和不愉快的事情就会逃,去教堂、躲在巴士站等地,那个时候我们都没有手机,每次找他回来都很困难。”郭修篆表示,哥哥现在也和片中的文光一样,喜欢收集一些别人可能看不懂的东西:“小时候他给我看过一些杯子和废旧的键盘,这些器具已经没有办法弹出音乐了,我问他弹这种没有声音的东西有什么意义,他坚持说他是听得到的,对他来说就是有意义。”

  电影的片尾彩蛋中,郭修篆的哥哥也有特别出镜,郭修篆却笑说并不会因为拍了这部电影就让哥哥很感动,因为片中有些情节,可能哥哥也不认为自己会是片中展示的那种戏剧化的反应,“拍电影其实需要和观众有个共鸣,如果只是去记录我哥哥会怎么样,就很难有感情线的互动,我们想把孤独症患者会经历的东西、会感受的喜怒哀乐用电影表达出来。一路走来,我也看到哥哥受到了太多的委屈。比如我们一直在担心他能不能生存,长大后能不能就业,能不能让别人接受他,能不能在这个社会上自己照顾自己。”郭修篆表示,希望这部《光》上映后,可以让更多的观众“见光”了解孤独症这个社会群体,不需要特殊看待,给他们多些理解与平视就可以。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xinhuanet.com/ent/2020-11/19/c_1126757327.htm

标签:

相关阅读:

他们正在说……
评论
表情 匿名